晨读 陌路相逢的人生传奇 2020-06-21 04:50

  我不会开车,对学车也没啥兴趣,可大家都说“现在还有谁不会开车啊?不会开车以后到哪儿都寸步难行”。感谢互联网时代,让各种网约车及时出现,拯救了一大批像我这样的人——而且,还意外附赠了许多有趣的人生经历。

  第一次下单,就来了辆超级豪华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当时把我惊呆了。上车后,还喜不自禁连连感叹:“为神马!为神马会这么好运啊!”车主平静地回答:“因为您选了最贵的‘豪华车’那一档。”

  一路聊天才知道,这车其实是他的导师加老板、著名经济学家的(名字说出来大家应该都知道)。老板正在为一个即将举行的共享经济论坛准备发言稿,于是派他和其他人出来边实际体验,边收集案例和数据。而我正是他网约车生涯的第三单,作为被试小白鼠回答了许多问题;同时,我也顺便八卦了一下他有名的老板,发现成功人士都有成功的道理:这个经济学家一向刻苦,也很重义气,还非常孝顺母亲。结账时车费不菲,好在得到了一本未曾谋面的经济学家的亲笔签名书。

  那次之后,我再也没约到过豪华车。对,不是运气不够,是再也不敢手滑了。但每次偶遇的司机,听到的故事,同样精彩。

  有一回车门一开,车主是个80后河南小伙子,刚替老板巡查完附近的几个工地。他的老板其实就是他的姐夫,身无分文从贫困的豫南到上海当农民工,当时工地上有很多破铁窗、老地砖、旧木头,只要有人肯负责拆除干净,就可以免费拿走。姐夫便辞去泥瓦小工,做起了人人嫌弃的“收废品的”,并因此得到了第一桶金。

  那几年正赶上上海经济高速发展,到处都在造楼、买房,到处都需要人手,姐夫商业嗅觉灵敏,回老家组织了建筑队和装潢队,由于勤俭认真、人缘好,还特别善于学习,经验越积越多,生意越做越大。姐夫对自己人特别严厉,批评起小舅子来更是不留情面,他年轻气盛也曾一气之下不干了,但在社会上栽了大跟头后才省悟到姐夫的过人之处。

  还有一回车门一开,车主是个一嘴本地口音的老爷叔,家在新泾那边,拆迁分了三套房,一套自住两套出租,还有退休金。但他生性好动,不喜欢整天呆在小区里搓麻将,觉得学不到东西。每天出来跑跑车,不但能挣到零花钱,还能见识不同的人,特别有意思。

  他爱人烧得一手好菜,二十多年前帮古北一户美国高管人家带小孩,感情深厚。后来这家人调回美国,非让她也跟过去。当时她在那边的收入比起国内来算很高了。如今家里条件不比美国差,带大的孩子也都出道了,她也马上就要回国团聚了。

  从住处到我的办公室,30分钟的车程,对漫长人生只是一瞬,但足以遇到又一个陌生人,听完又一段故事。

  有时车主是个江西退休来沪的老爸,儿子复旦毕业娶了同校学医的上海姑娘,有了胖孙子,老伴过来带孩子,他闲来无事跑跑车;有时车主是个福建来沪做买卖的中年人,近几年房地产不景气,建材生意一落千丈,同行急于翻盘就深陷的恶习,他更信天道酬勤,风里来雨里去再累心里踏实;有时车主是个风风火火走过南闯过北的上海老阿姨;有时车主又是个辞去老家安逸的电力局工作,为爱来上海白手起家的东北小伙子……

  我读书时曾在电视台实习,台里当时买了一套好莱坞老牌明星的纪录片,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把每个明星一小时从生到死的传记片编辑成三分钟,便于节目播放。无论多么波澜起伏、多么璀璨如花、多么穷困潦倒,最后都公平地用三分钟讲完。其实普通人的故事同样精彩,只是没机会讲。感谢互联网,让我听了一路传奇。(曲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