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王鸿刚:把霸权主义强加给中国完全是混淆是非 2019-08-20 12:45

  近日,美国少数极端派在美国媒体发表所谓“联名公开信”攻击中国,明确要求美国当局采取对抗中国的政策。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王鸿刚表示,近年来,美国一些极端人士四处散布对华负面言论,推动制定各种政策,这封“联名公开信”就是最新案例。美国少数极端派,把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看作是与美国争夺全球主导权,把中国反对美国霸凌主义的主张看作是颠覆现代国际秩序,这完全是在偷换概念、混淆是非。

  王鸿刚表示,少数极端派的观点可以归结为3个关键词:一是“扩张”,他们认为中国党领导下的中国天生具有对外扩张性;二是“颠覆”,他们认为中国试图颠覆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三是“取代”,他们认为中国的最终目标是在亚洲和全球取代美国成为新的霸权。

  “这些观点本身漏洞百出,但他们借着新麦卡锡主义盛行而在美国国内拼命鼓噪,再加上他们一些人处于执政者的位置,而其他理性派人士不敢发声,因此这些派就像接上了‘变压器’,能量一下子被放大了很多倍。”王鸿刚说。

  美国少数极端派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看成是中国谋求霸权的途径。王鸿刚表示,这里面有一些最基本的方错误,比如完全用自我心理的投射臆想中国的所作所为,认为中美两国的差异必然导致对抗,认为崛起的中国必然走国强必霸、我赢你输、我主你从的老路,且由于自己对霸权很迷恋,因此认定崛起的中国肯定想夺取美国的霸权。

  “这些人还经常偷换概念,把当前的‘现代国际秩序’与‘美国霸权秩序’画上等号。现代国际秩序,是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不断发展的基础上,由世界各国在深度交往的过程中形成的,是各国共同塑造的。其中一些基本原则和理念,比如主权独立、各国平等、和平相处等已经深入人心,并被绝大多数国家所接受和捍卫。这种现代国际秩序自发端开始走到现在,集中表现为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治理体系。”王鸿刚说。

  王鸿刚认为,由于这种国际秩序是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逐步形成的,因而它就有一个从不完备到逐步完备的过程,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国家推动其一点一点取得进步。即使是现在,它仍需要不断改进、不断变革,才能适应全球范围内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化。中国既坚定地捍卫这一体系,也提出要不断推进国际治理体系变革,就是这个道理。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实现更高程度的现代化。这也是现代世界体系建立以来,每个国家孜孜以求的目标。美欧率先实现了现代化,后发国家努力实现现代化,中国要实现高水平的现代化,是作为主权国家的天赋权利。”王鸿刚表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为世界发展贡献的‘中国智慧’‘中国方案’,是中国顺应全球化不断推进的客观现实,是顺应各国要求实现共同发展、共同安全、共同尊严的时代潮流,虽然首先由中国提出来,却代表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共同的心声。”

  王鸿刚说,“中国不会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谋求新的霸权。中国自古以来就认为‘行霸道’是一种很低级的对外战略选择和国际关系形态,注定代价高昂且不会持久;我们在文化上从来不认可、历史上也从来不追求这种霸权地位;而且人类社会发展到21世纪,各国主权平等意识空前高涨,再也容不下哪个国家成为新的霸权,对美国的霸权主义作风的容忍度也在不断下降”。

  王鸿刚认为,中美需要加强两国国际秩序愿景的对话,找到深层共识:一是现代国际秩序是一个长期的历史存在,不是哪个国家单独建立的,中美都是这个体系的参与者和受益者;二是这个体系的总体稳定和不断改进,符合中美两国的根本利益;三是中美两国在这个国际秩序中并非“一山二虎”的关系,完全可以实现共同演进,两国都应首先聚焦于国内挑战,而不是把对方当作问题的根源,应相互尊重各自解决国内问题的方式;四是两国都应该为人类社会向好发展担起一份责任,不断推动时代进步。(经济日报记者 袁 勇)